卡梅洛•庇山耶诞辰一百五十周年 ũ

卡梅洛•庇山耶诞辰一百五十周年 卡梅洛•庇山耶诞辰一百五十周年 卡梅洛•庇山耶诞辰一百五十周年 卡梅洛•庇山耶诞辰一百五十周年 卡梅洛•庇山耶诞辰一百五十周年 卡梅洛•庇山耶诞辰一百五十周年 卡梅洛•庇山耶诞辰一百五十周年 卡梅洛•庇山耶诞辰一百五十周年
邮票资料
志号: S220
时间: 2017-09-07
编号: MO037.17 - MO038.17
规格: 30x40mm
齿孔: 13¼x14°(附有椭圆形齿孔)
整张: 五十枚
版别: 柯式平版印刷
防伪: 防伪纤维纸
发行量: 30万枚, 30万枚
设计: 马若龙
印刷: 荷兰Joh. Enschedé Security Print
小型张
志号: B186
编号: MO039.17
规格: 邮票: 30x40mm, 外形: 138x90mm
齿孔: 13¼x14°(附有椭圆形齿孔)

背景资料

卡梅洛•庇山耶出生在科英布拉。法学院毕业后,他于1894年来到澳门在利宵中学任教。他选择了澳门来放逐自己,在此他被中国所吸引,热爱中国的诗歌和文字。他在澳门生活了32年,最终在澳门逝世,葬于西洋坟场,留下了一部题为《滴漏》的诗集。

是次发行包括一套两枚邮票及一枚小型张。邮票设计师马若龙先生用其非凡的想象力和精致的笔触所描绘的爱情故事:卡梅洛•庇山耶与他心爱的女子(据说叫‘银鹰’)携手像凤凰那样自由翩飞,遨游于镜海的云天深处。

该套邮票的图案由马若龙先生设计,而资料单张的文本由姚风先生撰写。

卡梅洛.庇山耶(Camilo Pessanha 1867-1926)是葡萄牙著名的象征主义诗人,他出生在葡萄牙大学城科英布拉,是一个私生子,父亲是法官,母亲来自平民家庭,缺乏温暖的家庭生活让他从小形成敏感、懦弱、忧郁的性格。 18岁时他进入科英布拉大学法学院读书,但对文学兴趣浓厚。毕业后,遇到感情上的挫折。1894年4月,他带着一生都无法愈合的爱情伤口来到澳门,先在利宵中学及其附属的商业学院任教,后来担任过物业登记局局长、律师和法官。他在澳门生活了三十二年,最终在澳门逝世,葬于西洋坟场,留下了一部题为《滴漏》(Clepsidra)的诗集。他亦曾在中国友人的帮助下翻译明朝诗歌八首,幷以《中国挽歌》(Elegias Chinesas)为题发表。事实上,卡梅洛.庇山耶选择了澳门来放逐自己,在此他被中国所吸引,热爱中国的诗歌和文字,同时也会从欧洲中心主义的角度来看待中国的许多事物。

卡梅洛.庇山耶在澳门特立独行,始终与上流社会格格不入,不会向它脱帽致意。他虽然身为教师和法官,属于上流社会的一员,但是他更愿意独往独来,闲暇时游走于街巷,搜集中国真真假假的古董,或潜入诗歌的王国,把心灵的苦痛与挣扎写成完美的诗篇,把一本薄薄的《滴漏》作为遗产留在了文学史。《滴漏》被视为葡萄牙象征主义诗歌的典范,对后来的葡萄牙诗人产生过深刻而持久的影响。这本书亦被译成中文出版。

在澳门,卡梅洛.庇山耶再没有向葡萄牙女子示爱,却一直和中国女人生活在一起。事实上他重复着父亲走过的道路,与自己社会地位悬殊的女人生活在一起,而且没有与她们结婚。也许,在他与东方异性交往中,他的灵与肉是分离的;也许,他深爱着某位中国女子只是没有用文字把内心的火焰写出。因此,在纪念这位诗人诞辰150周年之际,我们更愿意相信马若龙先生用其非凡的想象力和精致的笔触所描绘的爱情故事:卡梅洛.庇山耶与他心爱的女子(据说叫‘银鹰’)或温情相依,倾吐衷肠;或携手像凤凰那样自由翩飞,遨游于镜海的云天深处。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