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与人物 - 九歌 ũ

文学与人物 - 九歌 文学与人物 - 九歌 文学与人物 - 九歌 文学与人物 - 九歌 文学与人物 - 九歌 文学与人物 - 九歌 文学与人物 - 九歌 文学与人物 - 九歌 文学与人物 - 九歌
图序图名面值(澳门币)发行量
6-1<湘君・湘夫人>2元50万枚
6-2<大司命・少司命>2元50万枚
6-3<东君>2元50万枚
6-4<山鬼>2元50万枚
6-5<国殇>2元50万枚
6-6<礼魂>2元50万枚
小型张<九歌>12元50万枚
邮票资料
志号: S192
时间: 2015-10-30
编号: MO046.15 - MO051.15
设计: 潘锦玲
小型张
志号: B165

背景资料

我国伟大诗人屈原留传后世的作品有《楚辞》二十五篇,包括《离骚》、《九歌》、《九章》、《天问》等。澳门邮政继二零零四年发行同一系列以《离骚》为题材的文学与人物邮票后,『文学与人物 – 九歌』于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发行。

《楚辞・九歌》是我国伟大诗人屈原在楚国民间流行的祭祀歌曲的基础上,经过艺术加工和再创作 而写成的一组极为优美的抒情诗篇。九歌并非九篇歌曲,它由十一章组成,恰如洪兴祖《楚辞补注》 说:“以‘九’为名者,取‘箫韶九成,启《九辩》《九歌》之义’。”王逸在《楚辞章句》中将《九 歌》誉为“金相玉质、百世无匹”的作品。屈原在《九歌》中用意境飘渺、情调缠绵、语言优美、奇情 壮彩的诗篇树立起我国第一个浪漫主义高峰。

《湘君・湘夫人》屈原在《湘君》和《湘夫人》中分别以湘水男神和湘水女神为咏诵主体,他们互 相表达思慕之情,歌咏了生离死别、会合无缘的悲痛和哀怨。湘君和湘夫人究竟是何人?屈原没明说, 后世学者虽有争论,但都肯定其为湘水之神。影响甚广的传说指湘君是虞舜的化身。舜南巡时死于苍梧 而葬于九嶷山,遂被视为湘水男神。湘夫人本是传说中的湘水女神,与日神云神一样没有姓名,后来才 附会说她是舜的妃子。传说尧的二女娥皇和女英,一起嫁给舜。舜南巡时,她俩起初没有随行,后来追 赶到洞庭湖,得知舜的噩耗,泪洒青竹,竹上生如泪痕的斑点,“斑竹”之名由此而来。两人投江殉情 后,百姓将之神化为湘水女神“湘夫人”。不论这湘夫人究竟是无名氏,还是舜帝二妃的合体附丽,发 生在湘江之畔的凄婉爱情故事不绝如缕,使湘水之神的形象愈加动人。

《大司命・少司命》“大司命”和“少司命”本来是两颗星宿之名,大司命总管人类的生死,少司 命主子嗣、专管儿童的命运。大司命是个严肃的男神,少司命是个温柔的女神。《大司命》描写了人们 祈求永寿延年,却又无可奈何的愁思。《少司命》描写女神“抚彗星”“竦长剑”来保护儿童,赢得人 们对她崇敬和赞扬。

《东君》“东君”是日神。古时祭祀日月星辰,日出东方,祭日必须在东方举行,所以叫“东 君”。日神驾龙舟,载云旗,衣白霓,挟长矢,散发出无穷的光焰;它东升西坠,不息运转,用它放射 的光和热去造福人们,本篇是对日神的崇敬和礼赞。

《山鬼》有考证说“山鬼”即巫山女神。此诗借描写痴情恋人在山中与心上人幽会以及再次等待心 上人而其没有到来的愁肠别绪,倾诉了迎降神灵而神不临的惋惜情状;通过塑造一个瑰丽而又多情的痴 情恋人形象,展现一曲回肠荡气的爱恋颂歌,表达其不能接遇神灵的哀怨情怀。

《国殇》是追悼楚国阵亡士卒的挽诗。此诗歌颂了楚国将士的英雄气概和爱国精神,对雪洗国耻寄 予热望,抒发了作者热爱祖国的高尚感情。全诗情感真挚炽烈,节奏鲜明急促,抒写开张扬厉,传达出 一种凛然悲壮、亢直阳刚之美。

《礼魂》是祭祀各神之后的送神曲,由于送的不只是神还包括人鬼,所以称礼魂而不称礼神。魂 者,气之神也,可为神灵的统称。送神,在古代的祭祀中,是仪式的最后环节,也是最庄重的祭祀礼 仪。礼魂,由美丽的女巫领唱,男女青年随歌起舞,还要传花伴歌伴舞,祈求诸神灵永远赐福。

《九歌》(小型张)生动地糅合了九歌中的典型人物和画面,从左到右依次是:“大司命和少司 命”关注生老病死;“湘君和湘夫人”歌咏悲欢离合;“国殇”哀悼为国捐躯的前辈英烈;“山鬼”展 现痴情恋人形象;礼赞“东君”日照大地,气象万千;“礼魂”安抚往者,祈福当下,期待未来。

大诗人李白曾说“屈原词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李白・江上吟》)尽管日月如梭,沧 海桑田,屈原所遗存的文学瑰宝和爱国情操却千古不朽!

是次发行的六枚邮票和一枚小型张生动地描绘了九歌中的典型人物和画面,包括:歌咏悲欢离合的“湘君和湘夫人”;关注生老病死的“大司命和少司命”;礼赞“东君”日照大地,气象万千;展现痴情恋人形象的“山鬼”;哀悼为国捐躯之前辈英烈的“国殇”;安抚往者,祈福当下,期待未来的“礼魂”。

我来说两句...